ENGLISH
对话 | 说情怀
——2015-05-12

我们就情怀的话题聊了很久。窗外正是初夏的好天气,绿藤从窗子外朝我们爬过来,一副对我们的交谈十分感兴趣的样子。
屋子里飘着茶的清香,他清了一下嗓子,用右手食指轻轻的敲了一下桌子。
“情怀是我们这个时代最珍贵的东西,其实我们身边很多人都是很有情怀的,”他顿了顿,继续说道,“有人骑着单车环游世界,有人攀登雪山高峰全然不顾路途艰辛,还有人专注于自己的工作、为出一件满意的作品而日夜淬炼……”
“那么你认为这些专注做自己事的人都算是情怀?”我问道。
“也不尽然。”他回答,“我认为情怀首先应该是一种精神层面的升华,属于一种个人心灵的表达,它不会太在意外界与功利得失的东西,而是以心灵的满足作为自己行为标准的一种品质。”
“那么像我刚才所说的这些人,他们做事的出发点首先不是钱财名利这些东西,而是一种非常单纯的自我实现,是由他们的个人追求催生出来的。”他继续补充道。
“哈!按你这么说,情怀,用一句话来总结,就是‘除了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与远方’!”
“有才!”他不禁抚掌大笑,端起桌上早已凉了的茶,喝了一口,又继续说道,“像马可,如今算是国内顶级的时装艺术家,才华横溢,在巴黎时装周上一鸣惊人,以‘土地’这一场秀展现了中国的设计,中国的哲学和思想……”
“嗯!我还记得那句对这场秀的评价,‘当现场的巨大帘幕轰然坠地,她顷刻之间打碎了全场所有观众的面具,在帘后是她敞开的心。’马可在服装设计上注入了情怀,也把这种情怀在世界的舞台上表现得淋漓尽致。”

“对!”他肯定的说道,放下盘起的双脚,从一旁拿起早已兴奋鸣叫着的热水壶,热水再一次唤醒了杯中的茶叶。他若有所思的看着沉浮舒展的茶叶,说道——
“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一种更大的情怀,这一种情怀是入世的、利他的。像马可的丈夫毛继鸿,他与马可一起创办了例外,人们认为马可是例外文化的代言人,而我认为毛继鸿在其中的作用比马可更胜一筹。”
“毛继鸿与马可是不同的,马可入于艺术,而毛继鸿入于现实。”我接着他的话说道。
“对,毛继鸿有着复兴中国文化的理想,他有着他的知识分子情怀,却也努力以一种圆融、整合的方式,利用手握的资本和资源贡献社会,把文化理想、艺术追求以及儒家哲学通过商业的方式表达出来,直接对公众生活的文化质量产生影响,而这种影响是更加宽广和深远的。我认为这是一种更大的情怀。”

“你所说的这种大情怀又有什么不同?”我问道。
“小情怀人人都有,而大情怀却更需要有大的胸襟、气魄,它需要有一种韧性和广性,因为它是任重道远的,它是以改变世界、影响世界为终极目标;以宽广的人文关怀为理想的。我认为它需要更多的实干,需要有非同寻常的坚持和忍耐。”
“我觉得很多人在一开始做事业的时候并没有想到要改变世界。”
“你说的对,其实人都是有一个渐进的过程的,情怀也是,但是它首先要有优良的基因,在成长中慢慢的会变得更加丰满。像我创业之初,我只想要有一份自己的事业,后来我想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,现在我又想着用设计去优化和改变人们的生活。情怀就是这样,一开始我们只想做好自己,做着做着觉得开始能影响身边人了,后来觉得把这种理念传播给更多的人也未尝做不到。像乔布斯,他就是这样一步一步做到改变世界的,他要做最好的产品、做最好的设计,让更多的人享受到极致的体验,如今他的苹果哲学已经深刻的影响了整个全世界。”
“你这么说也让我想起一个人,褚时健。从“红塔山”到“褚橙”,作为罕见的、身陷囹圄之后还能以古稀之年东山再起的企业家,“褚橙”的神话成为这个时代励志的代言词,他也是个有大情怀的人,他给这个时代带来了一种正能量!”

“是,在我们这个时代,需要的正是这些胸怀天下,坚忍不拔的理想家!有情怀的人都值得我们去尊敬,只要人人心中都有情怀,世界一定会更加美好。”他笑着说道。
“地藏王菩萨曾发誓‘地狱未空,誓不成佛’,要在释迦灭度后、弥勒佛降诞前的无佛之世留在世间,教化众生度脱沉沦于轮回之苦。若不先度一切众生,脱离苦恼,令其实乐,得至菩提,绝不成佛。”
“说起地藏王的故事与宏愿,不只敬佩,还有很深的感动!”他点了点头,“这种大情怀世所罕见,我们毕竟为凡尘俗人还未修炼得此等情怀,但是处事为人都要有一个良善的因子在里面,不只是为‘小我’而奋斗,还是为了‘别的人’、整个‘大人类’在奋斗,我想这就是真的情怀。”
我们的交谈在即将到来的天黑之中渐渐淡了下去,而莫名的,心里似乎有一颗小小的种子正在萌动,发芽。
为您推荐